白漂记

四年级日记 2020-02-24

7月12日星期五晴

“陈柯男,你给我过来!”妈妈手上拿着裤子吼道,“这怎么弄的?你给我解释一下。”睡眼朦胧的我就这样被妈妈拽了起来,一把拉到了阳台。

我定睛一看,白色的短裤上布满了黄色的印迹,大脑一番搜索,原来是昨天去茫茫家吃龙虾时,不小心被龙虾汁喷到了,我赶紧用手去擦,然而手上也都是油渍,越擦越脏,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妈妈洗了好几遍也洗不掉,“炸药桶”又一次被点燃了。她让我自己洗。我不以为然:洗就洗,这还能难倒我?拿肥皂搓一搓,用水冲一冲,不就行了?没想到,肥皂涂了五六遍,水也冲洗了七八遍,半个小时过去了,裤子上的黄印迹一点没变。老妈漫不经心地说:“事到如今,唯有白漂才能拯救你。”我急忙打开柜子,可是白漂却不见了踪影。

“不用找了,就在刚刚,我把最后的一点白漂用完了,还灌了水进去冲洗过,保证不留一丁点儿残液。”老妈指了指垃圾桶。

看来,老妈的意思是让我出钱去买一瓶,我这刚存了20来块钱,买一瓶白漂还不得破产?哪里还有余钱跟老妈买棒冰呢?这可如何是好?早知如此,昨晚就不吃龙虾了,想着想着,眼泪就下来了。

老妈看出我的心疼,又补了一刀:“舍不得买白漂也可以啊,这条裤子大约180,穿了好几次了,要不算你便宜一点,赔个100吧!”

我忽然想到中国少年报上写过,口水是很好的清洁剂,死马当活马医吧,于是在黄斑上喷了好多口水,再和上眼泪,使劲地搓,搓,搓……

许是我记错,口水并未给我带来惊喜,白漂是非买不可了。

“我只要用一点点白漂,为何整瓶的钱都让我出?”我想挽回一点损失。

“呵呵,”老妈皮笑肉不笑,“那你去超市买一点点回来吧,看看人家会不会卖给你。”

“嗯……”我思索着,突然,又生一计,“那以后你要是用白漂,每次得付我一元钱,因为这是我出钱买的。”

“好啊,”老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不过,我提醒你一下,之前这瓶白漂全都是用来洗你的白裤子的。”

我一下子蔫了,虽然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,还是换上衣服,跟着老妈去超市了。

超市里有好多个牌子的白漂,找来找去,终于发现有一款白猫的最便宜,7。9元,幸好,还未破产!

一只龙虾7.9元,真贵啊!

标签:

相关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