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不放弃

六年级日记 2021-01-22

  睁开朦胧的双眼,周围一片白色。进进出出的白衣天使们一眼看到我,眼神便异样起来。像我这样一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已无所乞求,一丝目光也是灵魂底层的一丝希望,即便是一样的。

  母亲来了,含着泪;父亲来了,哑了嗓子。好久没有吃这样可口的饭菜,似乎一生都没有。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轻轻地走来,我看见了笑容,好美!

  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后,母亲苍老了十岁的脸印在我眼中。“明天是你的生日,孩子。”他说。生日?脑海中一片问号。

  也许,当我生命点燃第十六支蜡烛的时候,我便将升入天堂。天堂有谁?上帝,安拉,或是坐在莲花宝座上的金光佛祖?我不知道。

  我很庆幸,我错过了去天堂的班机。

  母亲让我吹蜡烛,我并不想吹,如豆的蜡烛不也是生命吗?他们左扑右闪,躲避着上帝的魔掌,我不也是如此吗?

  “生命的诺亚方舟只有靠自己去建造!”我对自己说。

  梦中,望见伊旬园,隔着一层蛋黄的薄纱,一切都是朦胧的。上帝仍不愿把自己的天堂现于世人,除非我升入天堂。也许那时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艺术家们幻想了几千年的地方,也许只是一片废墟。

  上帝是如此阴险,我不能做他的奴隶。

  我要存活人间!

  可是,我的身体状况每日下降,医生的笑脸已有了苦涩。

  “生命的烛光越来越暗。”我对自己说。

  此时,夕阳向大海洒下了最后一点余光,消失了。无尽的黑暗笼罩乾坤。

  “你还是清晨蓬勃的太阳,尽管乌云重重,但浮云岂能蔽日……”灵魂中传来一个声音,浑重,低沉。

  远处,飘来一阵呜呜咽咽的乐声,如盛夏闷雷隆隆,如秋天凉风凄凄,如冬天铅云密布……

  为什么没有春天?当我正处于春季的年龄而生命中的春天便这样过去了吗?

  我扪心自问。

  没有人回答我。

  这时,声音渐渐淡下去,暗下去,似乎就要消失……

  我闭上眼睛。

  忽然,一阵激昂的交响乐刺破天空,它激情逬射,充满希望与渴求。我睁开了眼。我要拖住命运的咽喉!

  明天的太阳依然升起……

    六年级:刘雯

标签:
上一篇
下雪了
下一篇 >
没有了

相关日记